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总理奉安实录》与如皋的不解之缘
作者:周丽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622      更新时间:2010/4/21 16:41:41      文章等级:★★★

    《总理奉安实录》这部记录和反映孙中山先生遗体由北平奉安南京中山陵全过程的珍贵档案资料,如今存世量已为数不多,如皋市档案局(馆)能够保存两套《实录》实乃有幸之至。

如皋市档案局(馆)珍藏的这部《实录》为绫面印中山陵堂图案,卷首冠以总理遗像、遗嘱及奉安哀词以表崇敬,以志不忘。内容分为四个部分:(一)照片40140幅,从北京移梓经过津浦至南京奉安的情景,全都摄影制成图片。(二)记述从民国十四年(1925)四月孙中山先生葬事筹备到十八年(1929六月一日南京奉安礼成之经过情况,计74页。国民党隆重迎葬,党政军要人躬亲其事。孙中山先生亲属有:夫人宋庆龄、子孙科、媳陈淑黄、孙男治平、治强、孙女穗英、穗华、女婉、婿戴恩赛、侄孙满乾等参加。(三)自75-137页,专载各地团体或个人敬献的诔文、祭文、挽联、哀词、追怀文摘要。(四)自138-152页,记载组织、人事、章程、审计等项。

这样一部极其珍贵的史料——《总理奉安实录》与如皋有着什么样的不解之缘,又是经过怎样的展转而最终为如皋市档案局(馆)保存、珍藏的呢?带着这样的疑问,笔者查找了如皋文史资料、《如皋县志》等地方史料,调阅了市档案局(馆)保管的这部奉安实录,并向市党史办老主任李实秋、市博物馆老馆长徐琛和市档案馆的老同事等了解了一些具体细节。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总理奉安实录》与如皋之间那一段尘封已久的历史也逐渐明朗起来。

《总理奉安实录》详细地记录了当年孙中山先生遗体奉安南京的全过程。1929年南京紫金山中山陵主体工程完工后,孙中山先生遗体由北平香山寺碧云寺运往南京,61举行奉安大典。奉安大典由中国国民党总理奉安委员会主持,蒋中正为主席委员,胡汉民、戴传贤、孙科、叶楚伧、于右任、孔祥熙等十六人为委员。办公处总干事孔祥熙。郑洪年为办公处主任秘书。庄智焕、夏光宇、高秉坊、黄祖培、李毓万、沈卓吾为办公处秘书。奉安大典后不久,奉安专刊编纂委员会印发了《总理奉安实录》。当时,国民党总理奉安委员会指定梁寒操为编辑主任,郑洪年、高秉坊、夏光宇、刘毅夫、曾克、孔璞、符熙腾、沈卓吾、朱子爽、李鸿音为编辑,沈卓吾任专职干事。办事处设于铁道部。议决设秘书一人,专任干事一人,干事若干人。原推梁寒操兼任秘书,因梁寒操无暇兼顾编辑主任职务,议决由沈卓吾专任干事兼秘书,另有干事萧大铸、叶于倪、庄智焕、张焘四人。也就是说,当时沈卓吾不仅担任孙中山先生遗体奉安秘书之职,而且主持了《总理奉安实录》的编纂工作。

沈卓吾能被委以如此重任足见其有着不同凡响的过人之处。那么,沈卓吾究竟何许人也?据《如皋县志》(建国后)和《如皋文史资料》记载,原来沈卓吾是一位毕生追随孙中山革命,对孙中山极其敬仰的如皋名贤。

沈卓吾,初名孔才,后改名,字卓吾。清光绪十三年(1887)生,如皋磨头乡人,生于如城镇。幼孤家贫,父亡母寡,寄居如城沈家祠内,就读如皋孤幼小学,如皋工业学堂,成绩优异,被选送上海高等工业学堂深造。毕业后留校任技师,因与同学谈论革命,清政府下令通缉,被迫东渡日本。在横滨他拜见孙中山先生,加入同盟会。归国后他在上海英商胜家缝纫公司任职员,秘密从事革命活动,曾帮助湖南革命首领焦达峰运送枪械。于南通、如皋与人合资创建如皋花边结网公司,1916年于上海主办《工商日报》。五四运动中,他积极参与上海报界大罢工进行声援。1920年奉令在上海创办《中国晚报》传播革命思想。这一年,直、鲁、豫、陕、甘五省大旱,他向南洋华侨募集巨款,亲往灾区施赈。后历任孙中山广州大元帅府参军、上海电报局局长、武汉政府交通部电政司司长、政府财政部印花税处长兼江苏印花税局局长、铁道部参事等职。192961日,孙中山先生灵枢由北京移葬南京紫金山中山陵,举行奉安大典,沈卓吾任奉安委员会办公处秘书,并主持编纂《总理奉安实录》。由于沈卓吾的推动和影响,同年6月,如皋各界举行纪念孙中山先生奉安大会,沈卓吾专程回县参加,公决在县府前建中山钟楼,沈卓吾亲自参加奠基典礼。同时将县府东首城隍庙大殿改建为中山堂,在公园东首建中山亭,在公园北首建中山桥,对河建奉安桥,还辟了一条中山路。1931年中山钟楼落成,他又亲自书写《如皋中山钟楼记》碑文。碑文中引用了孙中山先生的一段话:“人民平等,农以生之,工以成之,商以通之,士以治之,各尽其事,各执其业,自此演进,不难致大同之世。”现公园内中山亭仍在,沈卓吾书写的“中山钟楼奠基纪念碑”完整保存于市档案馆内。民国二十年(1931)十一月,江北大水,哀鸿遍野,沈卓吾力主以工代赈,修复堤堰,携带赈济款从上海乘大达公司之大德轮船赴灾区查勘,不幸船毁于火,落水陨身。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曾为其作挽联悼念:“大志已随流水去,舍身都为救人来。”

正是由于有这样一位如皋名贤沈卓吾先生的参与和主持,《总理奉安实录》被家乡政府收藏保管便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了。据党史办李实秋老主任回忆,沈卓吾回如皋参加如皋各界举行的纪念孙中山先生奉安大会时曾亲自带了一些《总理奉安实录》以示纪念。如皋知名人士周思璋老先生也回忆说,如皋解放初期,新成立的如皋县政府曾收缴和接管了大批社会上闲散的文物、图书资料,这些资料先是集中存放在水绘园内,极有可能包括诸如《总理奉安实录》和如皋旧县志等珍贵资料。笔者又求询于市博物馆徐琛老馆长,徐老馆长很详细地介绍了他所了解的情况:如皋解放后,如皋县政府对文物保护工作十分重视,一方积极组织筹建文物管理委员会,于19617月成立了县文管会。另一方面又由时任教育局局长金仁贵牵头征集闲散在社会上的文物、图书资料,并进行清查和整理,直到“文革”开始,文管工作被迫停止。市档案馆保存的两套《总理奉安实录》极有可能就是当时沈卓吾捐赠的。我还向已退休的尹永祥老主任和朱瑞祥老局长及孙宗英等老同志打听过,他们对此事也不甚清楚。不过,时至今日,《总理奉安实录》是如何被档案馆接收保管、是何人捐赠的已显得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如皋市档案馆正实实在在地拥有着这份珍贵。同时,徐老馆长还讲述了文管会古籍后来的命运。1966年“文革”开始后,文管会的古籍一度曾面临被销毁的危险境地,后经宣传部的叶枫等人冒险救护才得以完好地保存下来。“文革”结束后,这部分古籍图书移交给图书馆古籍部,这是后话。徐琛老馆长还回忆说,当时沈卓吾带回的《总理奉安实录》有几十本之多,后随着新老政权的交替变革,加上“文革”的冲击有大部分散失了。笔者最后专门询问如皋市图书馆是否保存此书时,馆内人员明确答复是“这样珍贵的资料我们没有保存”。也就是说这部实录仅如皋市档案馆还保存有两套。正因为如此,这两套《总理奉安实录》就显得尤为珍贵。

现在,《总理奉安实录》已成为如皋市档案馆的镇馆之宝。《总理奉安实录》记录的历史虽已时过境迁,参与编纂的人员也早已“随流水去”,但这样一份珍贵的档案资料与如皋有着如此的不解之缘,实在是值得如皋人为之骄傲和自豪的一件幸事。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